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神童玄机图图片 > 普韦布洛 > 正文

朝鲜半岛与N个美国总统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5-24

  扳起手指头倒数,奥巴马、小布什、克林顿、老布什、里根、卡特、福特、尼克松、约翰逊、肯尼迪、艾森豪威尔、杜鲁门……发生在朝鲜半岛上的那场战争爆发已整整60年。上述风云人物也有多半已经作古,但在心理层面上,半岛却依然处于战争状态,铁丝网依然在,瞭望哨依然在,战争的阴魂依然不散。

  60年来,美国换了N个总统,没有改变的是对朝鲜领导人和政权深深的不信任,是半岛局势的复杂多变,是和平机制的脆弱以及时来时去的半岛危机的延续……

  据环球记者周彪报道,对于杜鲁门而言,朝鲜战争是他担任总统的最后日子里不太光彩的一笔。

  1950年6月24日,周六。杜鲁门参加完一个新机场的落成典礼后,直接回独立城和家人团聚去了,他希望能抛开公务和家人一起过个轻松的周末。吃过晚饭,当杜鲁门一家人围坐在客厅聊天的时候,电话铃响了。

  电话是国务卿艾奇逊打来的,他告诉总统,北朝鲜入侵南朝鲜了。最初,杜鲁门和大多数美国人的想法一样,以为只要派出军队就可以很轻松地解决冲突。没等总统开口,艾奇逊接着说,北朝鲜人已经越过三八线了,而且攻势很猛,有经验的军人认为不是一般的冲突。

  此时,一直笼罩在冷战阴影中的杜鲁门已经开始觉得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了,但他还是不想因为这个遥远而偏僻的半岛而冒与中国、苏联发生冲突扩大战争的风险。几天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杜鲁门还在反复强调“我们没有处在交战状态中。”

  有记者追问:“总统先生,请说说您对这场战争的看法?”杜鲁门风趣地回答:“一群土匪正在袭击南朝鲜,联合国的会员国要打倒土匪,拯救南朝鲜。”

  虽然杜鲁门从日本将美国最有作战经验的五星上将麦克阿瑟调往朝鲜战场,但这还是没能阻止北朝鲜军队南下的步伐,到8月初时,联合国军已经退到了朝鲜半岛最南端的釜山,麦克阿瑟一边请求总统继续增兵,一边酝酿着反攻计划。对于增兵,杜鲁门也有他的苦衷,部署在欧洲的军队无法调动而导致兵力不足,另外,杜鲁门也不愿意继续扩大战争。这让前方的麦克阿瑟很不满。

  由于一时找不到可以体面赢得战争或者结束战争的途径,杜鲁门只好同意了麦克阿瑟的反攻计划,也就是仁川登陆计划。其实,早在7月份,麦克阿瑟就在思考他的登陆反攻计划,但一直没有成熟的方案,直到8月上旬才提出在9月份乘涨潮之机在仁川登陆。

  起初,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们都觉得这一计划太冒险,因为仁川港十分狭窄,涨潮的时间也就两个小时,要在两个小时内冒着敌军的火力将大批军队和辎重送入港内太冒险。但在杜鲁门总统的支持下,仁川计划得以顺利实施。9月15日凌晨,登陆开始。北朝鲜军队根本没有意识到麦克阿瑟会选择地势复杂恶劣的仁川港,美军进展顺利。9月29日,美军夺取汉城。因为仁川登陆的成功,局势完全发生了变化。麦克阿瑟再次被美国人视为英雄。

  10月3日,杜鲁门总统在游艇里看到许多电报报道着同一件事情:中国外交部长周恩来曾召见印度驻北京大使潘尼迦,希望他向美国方面传话,如果联合国军队越过三八线,中国就要派遣军队援助北朝鲜人。不过,如果只是南朝鲜人越过三八线,中国将不采取这种行动。在接下来的行动中,杜鲁门不得不考虑中国对朝鲜干涉的可能性。

  关于联合国军是否需要越过三八线的问题,杜鲁门想听听麦克阿瑟对战场和对中国、苏联反应的分析。

  在威克岛,身穿军装的麦克阿瑟俨然一位刚从前线下来的将军。麦克阿瑟先向总统表示,在南北朝鲜,抵抗都会在感恩节前结束,甚至乐观地认为圣诞节前就可以将美军主力第八军撤回日本。接下来的话题成为日后历史学家们关注的焦点,涉及到“谁将美军引入了朝鲜战争的泥潭”这一充满争议的问题。杜鲁门总统在回忆录中详细地记录了那天的情景:

  “当我问到中国和苏联进行干涉的可能性时,这位将军实际上做了两部分进行回答。首先,他谈到中国人,他认为中国人干涉的可能性很小。最多,他们可能派五六万人进入朝鲜,但是他们没有空军,‘如果中国人南下平壤,那一定会遭受惨重伤亡’”。

  其实,如果杜鲁门就此罢手,和北朝鲜做真诚的停战谈判,或许发生在朝鲜的那场战争悲剧可能还可以避免,但他并没有这么做。威克岛会谈后,杜鲁门在旧金山歌剧院发表了演说,这被看作是联合国军向北方继续扩大战争的信号。在演说中,他用一贯的冷战基调告诉美国人,“在朝鲜的联合国部队正获得惊人的进展。然而那边的战斗尚未结束。北朝鲜的人仍然拒绝承认联合国的权威。他们继续进行着顽强的、但是徒劳的抵抗”。

  有意思的是,威克岛上亲密会谈的这两人两年后因为朝鲜战况的进一步僵化而翻脸,最后杜鲁门直接愤怒地罢黜了麦克阿瑟。战后很多年,两人都还在相互指责对方,为那场丢脸的战争推卸责任。

  1953年的春天艾森豪威尔就要正式成为美国总统,如何机智而高效地结束这场战争,成为美国人对新总统的最大期待。

  正式就任总统后,艾森豪威尔认为摆在眼前的有三种方案:一是维持杜鲁门时期的现状,这显然是新总统不能容忍的,这也无法向强烈要求停战的国内民众交代;二是同北方进行停战谈判,其实,关于停战的谈判从战争开始不久就已经启动,但效果甚微,基本处于“打打谈谈”的僵局;三是进一步扩大战争,一鼓作气收复北方领土。在僵持阶段,北方军队虽然在阵地上修筑了坚固的工事,但凭借美国强大军力,完全可能成功,当然,代价显然也是惨重的。

  一旦采取第三种方案,为了避免进攻付出过于高昂的代价,美军不得不考虑使用。早在杜鲁门总统时期,当时的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就提议过扩大战争,甚至使用,最后遭到杜鲁门政府拒绝。虽然找不到合适的办法快速结束战争,但作为一个深谋远虑的政治家,杜鲁门也不希望挑起核大战。

  真正让艾森豪威尔放弃方案的是盟国的强烈反对和对苏联威胁的担忧。以英国为首的盟国出于对自身安全的考虑,强烈抗议美国使用。另外,对苏联参战,从而导致世界爆发核战争的担忧也使美国不得不慎重考虑使用核弹的建议。

  他在自传中写道:“在核战争中,中国人可能是无能为力的(中国当时还没有核武器——作者注)。但我们知道,苏联拥有大量原子武器,估计他们不久就将爆炸一颗氢弹装置。在亚洲,所有可能遭受苏联轰炸的目标中,我最关心的是日本那些不设防的城市。”

  幸运的是,正当美军考虑使用核武器时,边境线上的谈判也终于有所松动,南方的李承晚集团在美国的压力下不得不接受同北方谈和的决定。

  1953年7月27日,板门店停战协定最终签署。战争终于结束了,艾森豪威尔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当记者问他有何感想时,他并没有因为他是美国唯一在停战协定上签字的总统而感觉丢脸,而是淡淡地回答:“终于停止了战争,我希望我的儿子不久就能回来。我希望所有的父亲都能如愿以偿,他们的儿子一定会归来。”

  1954年,以军事功能为主的美韩同盟形成。但随后韩国国内政治状况一团糟,政局动荡,经济发展受到严重影响,而北方的朝鲜则形势大好,不仅“一五”经济建设计划顺利完成,而且在经历1956-1958年激烈的党派斗争后,政治生活也渐趋平静。这一切促使艾森豪威尔意识到,仅仅从军事上保障韩国政权的安全是远远不够的,而应该更加关注韩国的政治民主、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如果不能解决韩国政治经济上的问题,美国认为来自北方的势力很容易乘虚而入。

  1960年11月,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起草了新的“美国对朝鲜政策”文件草案。与以往的对韩政策相比,新草案更加重视韩国的政治与社会发展,鼓励韩国进行诸多方面的改革,强调韩国政府要对自身的发展承担更多的责任,以减轻对美国的过度依赖。从表面上看,由于肯尼迪在11月8日当选为美国新总统,对朝鲜半岛的新政策似乎与艾森豪威尔的有很大的转折,但这种转折其实开始于艾森豪威尔的第二任期,新草案其实是艾森豪威尔对朝政策的成果。

  第二年春天,肯尼迪宣誓就职。作为一个政治成熟的国家,新旧总统交替毫无悬念。在宣誓就职前,肯尼迪前往白宫拜会了即将离任的艾森豪威尔,会谈气氛很融洽,军人出身的艾森豪威尔向肯尼迪大谈“总统黑匣子”的功能,他开玩笑似地叮嘱新总统:启动上面的按钮可一定要慎重啊。

  但事件并没有使美国停止对朝鲜的军事侦察,美国新总统尼克松刚刚上任,双方就再次爆发了“侦察机击落”事件。不过,随着70年代美国在冷战中处于劣势,尼克松对朝战略进行收缩的同时,也开始尝试另一种可能,那就是推动半岛南边双方的和解。

  肯尼迪总统遇刺后,约翰逊总统在朝鲜半岛问题上基本延续了他的前任方针,虽然三八线双方对峙气氛森严,但在约翰逊上任的头几年半岛基本平安无事,不过在他执政的最后两年还是捅上了朝鲜这个“马蜂窝”。

  1968年1月23日中午,受命监控苏联海军并沿朝鲜东海岸收集电子情报的美国海军侦察船“普韦布洛号”在朝鲜元山外海遭遇朝鲜舰艇。下午5时左右,朝鲜武装人员俘获“普韦布洛号”以及船上的82名船员。在强行登船过程中,一名美国船员被打死。随后,朝鲜政府宣称事件发生的原因是“普韦布洛号”侵入朝鲜外海。

  “普韦布洛号”事件其实是美军长期以来对朝鲜遏制政策的结果。朝鲜战争结束后,美国对朝鲜半岛政策基本上是对韩国进行援助,希望将其扶植成推行东亚冷战战略的桥头堡,对朝鲜则主要采取政治孤立和军事遏制。美国协助韩国政府在38线附近修筑大量工事,防止朝鲜的南侵。约翰逊总统时期(1963-1969年),由于深陷越南战场,同时也是吸取古巴导弹危机的教训,美国加强了对东亚的监控,派出大量侦察机和侦察船前往朝鲜附近海域。

  事件发生后,消息很快传入白宫。约翰逊总统正在为越南的事情而纠结,但“普韦布洛号”事件的严重程度也让他不敢忽视。约翰逊明白,这是朝鲜政府的“报复行为”,不可能随便跟美国不了了之。因为就在两天前,朝鲜派秘密特工袭击韩国的青瓦台事件失败,近三十名(有说31人)朝鲜特工战死。

  在第二天总统的午餐会上,约翰逊提出了三种政策选择:一是出动美军进攻朝鲜,迫使其交出被俘船员和船只;二是以牙还牙抓捕朝鲜船只;三是通过对话解决,要求其解释清楚并道歉。美国的最高决策层曾经考虑过向朝鲜动武,但约翰逊认为这不利于高效率地解决事件,而且,美军正深陷越南,韩国空军实力也较弱。最后,他决定采取折中方案:外交施压和武力威胁。

  约翰逊命令“企业”号核动力航母前往日本海,让两艘驱逐舰到朝鲜附近的元山待命,向西太平洋派出数百架飞机,并对元山进行空中侦察。同时,约翰逊前往联合国谴责朝鲜的行为违反国际法,要求朝鲜立即归还船只,释放船员。他还指示所有驻外官员争取所在国政府的支持,对朝鲜施加外交压力。

  朝鲜的应对策略似乎颇具戏剧色彩。朝鲜政府公布被俘的船长以及其他船员承认他们侵入了朝鲜公海犯罪的声明,甚至还为他们举行新闻发布会,让被俘人员亲口向媒体承认他们的行为是非法的。更有意思的是,朝鲜政府还让被俘船员给约翰逊总统写信,希望美国停止对朝鲜的侵略,甚至还让船员们穿上运动裤在操场上打篮球,并拍下照片,表示“他们在社会主义朝鲜生活得很好”。

  显然,朝鲜政府的“危机公关”手段让约翰逊的外交施压和武力威胁并没有发挥太大作用。

  1月27日,朝鲜政府通过中立渠道向美国驻韩使馆表示:一旦美国通过武力夺回“普韦布洛号”,船员们将性命难保。约翰逊知道谈判的时候到了,第二天,他通知驻韩使馆答复朝鲜希望和平解决问题。

  首次接触于2月2日开始。双方在谈判的最初几天各自阐明了对事件本身的认识。美方代表约翰·史密斯(John V. Smith)认为“普韦布洛号”根本没有侵入朝鲜领海,更没有进行任何犯罪行动。朝方则坚持认为是美国的侦察船侵入了朝鲜领海,并得到船员们的证实。

  3月下旬,船员和船只已经被困超过两个月,约翰逊总统作出让步,表示可以接受朝方提出的“有条件致歉”。所谓的有条件,也就是美国保证以后只在距离朝鲜12海里以外的海域进行航行,同时对“普韦布洛号”“可能采取的违反国际法的任何敌对行为表示遗憾”。但朝方代表朴正国(Pak Chung-kuk)认为美方的声明“含糊其辞”,要求对方“正式道歉”。自此,谈判再次陷入僵局。

  在此后的几个月里,双方都因为致歉的言辞问题而争论不休。1968年10月31日双方举行第25次会谈失败后,板门店一度恢复了平静,双方都沉默了。任期即将结束的约翰逊再也不可能像朝鲜那样沉得住气了,约翰逊想尽快解决这一看似不大却让人闹心的麻烦事,他决心做最后一搏。约翰逊同意了“有条件致歉方案”,称如果朝鲜政府再不接受,那就只能等到新一届美国政府来解决问题了。朝鲜最后接受了方案。

  12月23日中午11时30分,朝鲜在板门店释放了关押近一年的82名船员,并归还了第83名船员尸体。在随后的记者招待会上,脱离苦海的船长向媒体宣称“普韦布洛号”并未驶入朝鲜海域,美国也因此否认了朝鲜的指责,不承认向朝鲜道歉。而朝鲜方面则宣布美国已经为“普韦布洛号”侵入朝鲜海域进行间谍活动而致歉。

  至于归还船只的事情,由于约翰逊任期即将结束,也没有闲暇顾及,最后不了了之。至今,这艘侦察船依然停靠在平壤大同江畔,成为朝鲜一处“爱国教育基地”。

  在这次事件中,那些倒霉的船员刚刚回到亲人身边,就受到了美国海军的指控,他们的罪名包括:没有进行必要的武装抵抗,没有及时销毁机密设备和材料等等。船长承认没有抵抗的事实,理由是他不想让船员们做无谓的牺牲。对“普韦布洛号”船员们的审判持续了整整五个月,使船员和他们的家属们都怨声载道,美国国内舆论也对船员们的遭遇表示同情。最后,美国海军部长出面表态,希望能保全船长军人的尊严和可能涉及的军事机密。军事法庭把“普韦布洛号”事件最终归咎为“在公海上受到的突如其来的袭击”,决定不对任何个人做出惩罚性判决。

本文链接:http://prestalook.com/puweibuluo/631.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