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神童玄机图图片 > 普莱森 > 正文

最年轻70分先生有球星好父亲 为儿子毅然退役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10-17

  德文·布克仅仅在密西西比的高中上了一天,他的父亲梅尔文·布克就开始担心了。

  曾经在NBA短暂征战过的梅尔文·布克,说服了自己很长时间,才下定决心将儿子从母亲那里带走,从密歇根来到密西西比。对于一个在乡间长大的少年,突然来到另外一个地方,来到曾经是当地明星球员的父亲身边,这种转变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德文·布克承认,有一段时间逃回密歇根的念头始终在脑子里萦绕;但坚毅的性格让他最终选择留了下来,不仅适应了新的环境,还让父子感情变得更加亲密,最终也让这个年轻人成功踏上NBA赛程,并以单场70分的壮举震惊天下。

  “他是从一个主要是白人的小镇来的,而我长大的这座城市,以及他就读的那所高中,大多数都是黑人。”梅尔文·布克回忆道,“我记得那天第一次送他去学校,我又多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确保他没弄错课表。而接他放学的时候,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老爸,我完全搞不懂这些东西。’这是他需要去熟悉的生活,这样他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么幸运。因为他身边有很多同龄人,生命中并没有父亲这个角色……这是他此前从来没有了解过,但也是他需要了解的东西。”

  1996年10月30日,德文·布克出生于密歇根州的大溪城。父亲梅尔文·布克在1995-96赛季为美国CBA联盟的大溪城球队短暂效力,他和德文的母亲维克多莉娅·古铁雷斯并没有结婚,但两个人却没有放弃做父母的责任,悉心照顾他们的孩子。由于梅尔文·布克的职业球员身份,要在不同城市不同球队打球讨生活,母亲则更多承担起了抚养德文以及另外两个孩子的任务。

  德文·布克在大溪城附近的小镇格兰德威尔长大,这里的常住人口有15000,且以白人为主。而密西西比州的莫斯波因特是梅尔文·布克的第二故乡,13000常住人口里黑人居多,犯罪率很高,穷困潦倒者比比皆是。梅尔文·布克非常感谢维克多莉娅,正是她的无私付出,让儿子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也让自己能够投入更多精力打球。休赛期,父子俩才会有独处的机会,他们在莫斯波因特过了好几个夏天。“她让我一直有家还在的感觉。”梅尔文·布克说,“自从德文8个月以后,每个夏天他都会和我一起度过。那是个很特别的安排,我竭力为因不在他身边而错过了那些时光而做些补偿。”

  毫不意外,在父子相处的过程中,德文·布克爱上了篮球,而父亲理所当然成为他的偶像。

  在莫斯波因特高中的最后一个赛季,梅尔文·布克场均得到28分。在NCAA打球时,这位身高1.85米的控卫于1994年入选美联社全美第二阵容,大八赛区年度最佳球员;大四赛季,他场均可以得到18.1分4.5助攻,还能投进2个三分球。

  “篮球圈里很多人看到我都会这样说,‘大家可能不清楚你父亲是何方神圣,但他是个优秀的篮球手。’”德文·布克说,“我从八年级开始去密苏里大学,他在那里的受欢迎程度是我此前从未见过的。无论我们去到哪里,人们都认识他,人们都热爱他。”

  但是,NCAA和NBA是两个世界。1994年NBA选秀大会,梅尔文·布克名落孙山。他不相信落选的结果,但又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可以说,梅尔文·布克更适合当今NBA,他是个擅长得分的一号位,而且三分球非常精准。但在20多年前,人们更信赖高大、强壮、传球第一的控卫,比如同届的贾森·基德、阿隆·麦基、查理·沃德……

  “我参加选秀的那个夜晚,是人生迄今最糟糕的几个夜晚之一。”梅尔文·布克说,“当时我和家人待在家里等结果,我感觉且相信自己能够被选中。我在所属赛区被评为年度最佳球员,而且入选全美第二阵容,结果却落选了,至今我也想不通到底为什么。我不想困在过去不能自拔,但选秀夜确实是我经历的最糟糕的夜晚之一。”

  没办法,梅尔文·布克只好委身于CBA这样的小联盟,哈特福德、匹斯堡、大溪城……都留下了他的身影。最终,他还是如愿以偿打进NBA:1995-96赛季为卫冕冠军火箭打了11场比赛,1996-97赛季为掘金打了5场比赛,又为勇士打了16场比赛(其中4场首发)。共同32场比赛,梅尔文·布克场均出战17.5分钟,得到5.2分2.3助攻1.2助攻。

  梅尔文·布克很不甘心,他觉得自己并没有得到足够的表现机会。即便如此,短暂的NBA生涯也给他留下了至今难以忘怀的美妙回忆。“我在无比近的地方看迈克尔·乔丹这样的超级巨星打球。在我为火箭打球的那段日子里,我和奥拉朱旺、德雷克斯勒和萨姆·卡塞尔等人共用一间更衣室。”

  从1997年——也就是德文·布克刚刚出生后不久——到2008年,梅尔文·布克大多数时间都在意大利联赛淘金,也曾短暂到土耳其和俄罗斯的联赛效力。他不觉得奔赴海外打工的生活是种折磨,反倒将此称之为上天的恩赐,因为借此机会他可以看看更大的世界。只是远隔重洋,让布克父子培养感情变成了一件不容易的事。

  由于网络还不发达,打国际长途电话费用又太过昂贵,梅尔文·布克在欧洲打球的时候,父子俩并没有多少机会联络。德文·布克回忆道,那时候他们最常用的交流方式是互发电子邮件,加上欧美两次存在时差,想好好说番话都难。“那种滋味真的很难受。”德文·布克说,“那时候一年时间里我和他真正称得上有交流的时候,就是我在夏天去密西西比和他同住的那两三个月。当时我确实难以理解,为什么父亲不能和我多多沟通;但现在我也是一名职业球员了,我也过上了那样的生活,所以明白了这多么困难。在NBA打球已经算是很舒服了,大洋对岸的联赛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只能靠想象了。如果在俄罗斯联赛打球,因为时差,或许那里是凌晨三点,而我们这里则是正当午时。我们已经做到能做到的一切了。”

  2008年,梅尔文·布克拒绝了意大利阿玛尼米兰队提供的一年续约合同,毅然决定挂靴,主要原因就是太过惦记儿子。退役之后,梅尔文·布克回到母校莫斯波因特高中,成为校篮球队的助理教练;而他希望儿子到这里上学,可以学到更多篮球知识,也了解如何为成为职业球员做好充足准备。梅尔文·布克坚信,如果儿子留在他的身边上学打球,父子俩的感情也会愈发深厚。

  在父亲的遗传和影响下,德文·布克很早就开始痴迷于篮球。梅尔文·布克坚信,儿子未来会比自己长得更高大,也更有天赋。他教儿子如何用正确标准的姿势投篮,很快德文·布克就成了远近闻名的神投手,而且越长越高,一直长到1.98米。“他总能坚持用完美的姿势出手。”梅尔文·布克说,“我从来不允许他用除正确姿势以外的方式投篮,无论大篮筐、小篮筐、大篮球、小篮球,无论什么情况,他总能用正确姿势投篮。”

  一开始,德文·布克还不想离开母亲和儿时的小伙伴们,所以他并没有立刻答应父亲,而是留在密歇根格兰德威尔高中读了高一。他入选了校队,并且很快就从二队升上了一队。不过,梅尔文·布克继续尝试向儿子灌输这个理念,如果你真的想打NCAA,想成为职业球员,想在NBA站稳脚跟,就应该搬到密西西比,在水平更高的地方锤炼自己,并且接受父亲的悉心指导。虽然离开母亲离开家乡是件很痛苦的事情,但平时德文·布克还可以通过短信和Facetime和母亲朋友联系。“我不得不说服他们,如果德文想更上一层楼,那就必须要搬到密西西比。”梅尔文·布克说,“有时我会去密歇根看他,有时我会在电话里问他,‘你在球队训练结束后会做些什么?有没有加练投篮?有没有去健身房练力量?’他不明白我的用意,‘所以你是希望我在训练了两个小时以后,还要自己加

  练?’我回答道,‘这是通往伟大的必经之路。’于是我知道了,其实他并没有在那个氛围里,所以他应该来到我这里。”

  高二学期开始前,德文·布克和母亲维克多莉娅终于接受了梅尔文·布克的建议。“我欠妈妈太多太多,这也是我思考了许久才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之一。”德文·布克说,从小到大自己都是由母亲抚养的,“对于一个母亲来说,要答应儿子和此前几乎没有长期相处过的父亲同住……我这辈子大部分时间里,都是母亲在抚养我,这是一个内心强大的女人才能完成的任务。但我们已经达成共识,如果想实现我的篮球梦,这是个最佳决定。只是对她而言,能同意这个确实让人难以置信。”

  莫斯波因特的环境比大溪城复杂得多,但梅尔文·布克相信在这里读高中对培养儿子大有好处。巧合的是,德文·布克的祖父也是在这所高中读书,这也算是家族的一种传承吧。在梅尔文·布克看来,逆境更能造就人,在快节奏、强对抗、垃圾话横飞的环境里,儿子才能够兑现自己的潜质,成为更优秀的球员。“这就是我让德文来这里读书的原因。我也希望他能够成为这些孩子的榜样,证明给他们看,他们同样可以从这里走出去,成就一番事业。你可以在这样的环境里,做个好孩子,实现自己的梦想。”

  梅尔文·布克担心儿子无法适应密西西比的生活,他显然是多虑了。德文·布克虽然也动摇过,但他最终还是打消了回到密歇根的念头,并且很快就克服了生活中的种种困难。“我一点儿都不喜欢那里。”德文·布克回忆道,“虽然我从来都没有告诉过父亲,但第一天上学晚上我给妈妈打了电话,和她说过我可能很快就要回去了。当然作为妈妈,她只是说,‘你什么回来就说一声,我会为你打点好一切的。’但我最终还是留下来了,因为我一直遵循的理念就是永不退缩,让时间来证明。家人和这座城市里的每个人,都给予我足够的尊重,他们希望我留下来。结果,这是我迄今所做的最正确的决定之一。我爱上了那座城市,愿意为他们做任何事。我很感激父亲劝我迈出这一步,这对我确实大有好处。”

  在莫斯波因特朝夕相处的三年时间,布克父子的关系愈发亲密。二人讨论得最多的,当然是篮球。他们在场上一起打球,场下一起打电子游戏,还一起看比赛录像。梅尔文·布克是儿子在高中校队和AAU球队的助理教练,德文·布克是父亲以及父亲朋友的球友。

  “记得当时我送儿子上学,那可是这辈子我的第一次,而他那时候已经15岁了。”梅尔文·布克说,“很多人会一直为他的子女这么做,但那是我第一次为他和这个家庭做出贡献。”

  德文·布克说,与其说父亲是长辈,说是密友更加恰当。“作为父亲,他会为我做任何事情。他还和我一切打电子游戏,我们在所有事情上都要争个胜负高下。”

  回到父亲身边以前,德文·布克已经练成一手漂亮的投篮。但在莫斯波因特高中的几年时间里,他取得了更大的进步——这得益于父亲每天和他分享自己的打球经验。德文·布克的身体素质并不算顶尖,于是梅尔文·布克告诉他,要靠脑子打球。他还把自己打职业比赛时学到的那些经验——无论是正当的还是见不得光的——都悉心教给了儿子。“能够有这样一位为我做好了所有计划的父亲,是我莫大的荣幸。”德文·布克说。

  在莫斯波因特高中的最后一年,虽然经常面临对手双人或者三人包夹,德文·布克还是交出了场均30.9分的惊人数据。在校队的三年时间里,他总共得到了2518分,创造了校史纪录。许多NCAA名校向德文·布克伸出了橄榄枝,而他将候选名单缩小到父亲母校密苏里大学、密歇根大学、密歇根州大和肯塔基大学四所。德文·布克去密苏里大学拜访过两次,但梅尔文·布克说,他不会逼迫儿子和自己念同一所大学。最终,德文·布克选择了肯塔基大学,和唐斯、特雷·莱尔斯、泰勒·尤利斯这些如今在NBA打球的好手成了队友。

  “这是他自己做的决定。”梅尔文·布克说,“他要经历这个过程,要到那个水平的比赛里征战。我只是告诉他,所有想招募他的学校到底有什么优点缺点……这个决定他必须自己做,这是个会影响他一辈子的决定,我不会代替他做这个决定。”

  大一赛季,德文·布克场均能够得到10分,三分命中率达到41%,被评选为赛区最佳第六人。2015年NBA选秀大会上,德文·布克受邀入住小绿屋,并最终在首轮第13顺位被太阳选走。虽然梅尔文·布克仍然保持着镇定的神情,但在内心深处早已波涛翻滚,“我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这种感觉很难解释清楚,是独一无二的那种。那个晚上我永远不会忘记。”德文·布克则回忆道:“父亲只是说,‘上天自有安排。’我能够进入NBA就是天意。他没说过希望儿子实现自己的希望,但他也说了,我被选中比他被选中好。”

  德文·布克没有让父亲失望,他在新秀赛季后半段脱颖而出,并入选了赛季新秀阵容第一队。尽管只在NBA打了不到两个赛季,但德文·布克已经被认为是NBA最好的投手之一。梅尔文·布克说,他为儿子无比自豪。“这对我而言意味着很多很多,我是一名自豪的父亲,我知道儿子正在为实现梦想而努力。我记得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一直念叨着要成为职业球员。如今,我看到这一切渐渐成为现实,而过程比他想象得还要快。现在看到他在这样的高水平联赛取得成功,简直没有比这更好的了。我了解德文,他会继续努力训练,继续进步的。”

  更多好玩有趣的体坛爆料,就在体坛+官方微博:体坛加,体坛+官方微信公众号:体坛plus

本文链接:http://prestalook.com/pulaisen/1328.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